當前位置: 首頁 > 要聞動態 > 如東要聞
“獻禮國慶·點贊如東”特別報道之園區建設篇
龍頭昂立舞東風
來源:如東日報 發布時間:2019-09-30 字體:[ ]

微信圖片_20190929104909.png

(全媒體記者 陸昊)時間,丈量著發展的進度;歷史,標注著攀登的高度。

“過去,這里除了大海,就?;粕程??!泵娉C4蠛?,84歲的原如東縣灘涂局副局長周樹立的感慨,已不再是一句歷史的嘆息。俯瞰今天的黃金海岸,伴隨一座15萬噸級深水良港的強勢崛起,茫茫灘涂上,洋口港經濟開發區從零起步,一路踏浪高歌。

如今,總投資450億元金光如東高檔生活用紙產業基地、總投資180億元的桐昆PTA等數十個重特大項目正在這片土地落地生根,縣政協副主席、洋口港經濟開發區黨工委書記蔡東給出未來的發展標尺:未來五到十年內,整個臨港工業區工業銷售有望突破1000億元。

從無到有,從弱到強,從“蝶舞翩躚”到“鯤鵬展翅”,最終昂起牽動縣域經濟發展的龍頭,這是如東諸多產業園區共同的成長縮影。

歷成蝶之變——

總量攀升,亮出經濟增長穩健底色

在江蘇如通石油機械股份有限公司財務總監看來,今年公司銷售數據增長稱得上強勁。1至8月份,公司實現銷售超1.5億元,同比增長50%。這家在國內最早批次從事石油鉆采井口裝備生產和銷售的企業,近年來在氣動卡盤、液動吊卡等設備研發上發力甚多,今年,公司投入1000多萬研制的井口自動化裝備已在國內油田投入試用,預計到年底又將拉動業績的新一輪增長。

自2016年上海證券交易所主板上市以來,如通機械一直保持著良好發展質態。在其所處的如東經濟開發區,這樣的增長型企業并不是個例。區內現已擁有億元以上企業30家,海力風電、江蘇海裝、海寶電池、強生輕工、億能彩鋼等5家企業年銷售已超過10億元。去年以來,翼揚食品、江東電子等新一批大企業陸續投入試產,對全區經濟總量提升形成穩健支撐。2018年,全區實現工業應稅銷售270億元,同比增長15.5%。

1992年,在全縣鄉鎮工業步入改革開放新時期之際,如東經濟開發區應運而生,這一全縣最早的產業園區,如今已成為長三角地區活力四射的創新創業高地。約140平方公里規劃面積內,建有國家火炬海上風電特色產業基地、國家火炬安防用品特色產業基地、國家級科技孵化器,先后落戶美國霍尼韋爾、荷蘭恩智浦、愛爾蘭凱愛瑞食品、中船重工、大唐電信等一批知名企業,形成新能源、智能裝備制造、生命安全防護、電子信息和現代服務業“4+1”產業格局。

上世紀90年代,如東經濟開發區、洋口港經濟開發區、沿海經濟開發區等相繼建立。各大園區每年引進數以億計美元的外資和數十、上百個外商獨資、中外合資項目,同時大量接納機制創新、外資嫁接的縣內外鄉鎮企業和民營企業,成為如東在重點地區發展經濟的主陣地。以投資載體建設吸引資本集聚,這一近30年前如東工業選擇的發展路徑,在當時就被證明是卓有成效的——

資料顯示,1991至1995年的“八五”時期,為全縣歷史上工業增速最快時期,累計全部工業總產值268.60億元,是“七五”時期工業總量的2.2倍,年平均遞增31.3%;工業增加值由1993年10.64億元提高到1995年17.65億元,年平均遞增28.8%。

新世紀走過近20年,園區拉升縣域經濟增長的“頭部效應”愈發凸顯。在沿海經濟開發區,全年工業應稅銷售已達約300億元規模。德國巴斯夫、韓國SK、中化集團等世界五百強企業及一批央企國企的進駐,不斷擦亮著“江蘇省新型工業化產業示范基地”牌子?!八拇笤扒敝兇钅昵岬腦靨?、發軔于2014年的如東高新區以生命健康產業、智能機電產業和新材料產業為主導,一批高科技、高成長性的前沿產業項目蓬勃生長,也已迅速撐起數百億元的工業銷售規模。

作為地方經濟的“發動機”,產業園區是地方政府聚焦資源、產業改革創新的重要實踐平臺。數十年間,如東全縣地區生產總值由1978年的3.66億元躍升至2018年的952億元,全國百強縣(市)排名躍升至第43位,這其中,園區貢獻居功至偉。統計顯示,洋口港經濟開發區、如東經濟開發區、沿海經濟開發區、如東高新區等“四大園區”的工業經濟總量已占全縣的三分之二,目前全縣50強企業和100強企業大多落戶在“四大園區”,億元企業的銷售收入近60%在園區。園區,成為縣域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核心載體和重要引擎。

加快園區核心競爭力打造,放大不可替代的強集聚效應,未來的園區還將積聚更大能量?!凹喲蠛誦牟蹬嚶?、龍頭企業引進和人才人力儲備力度,加快完善基礎設施配套,提升重特大項目承載能力?!?月召開的縣委十四屆七次全會明確提出,到“十四五”期間,全縣“四大園區”經濟發展貢獻份額要超過80%。

展鳳舞之姿——

產業聚變,開辟高質量發展優勢路徑

基石與廈宇每每互為映射,從大廈的高度可以反窺基石的深度。在園區的經濟體量不斷攀升的背后,探尋支撐擴張的基石,無疑要指向強有力的產業。如果說伴隨園區初創集聚的一批項目,曾用青澀的活力創造了工業增速的歷史,那么到20年后的“十二五”時期,新一代產業則帶著更加開放的維度,將園區和整個縣域經濟發展抬升到新的方位。

此時的如東,結束了國道、鐵路、高速“零”的歷史,大港口、快交通、優區位等優勢得到充分釋放,吸引一大批國內外巨頭攜全球產業鏈分工項目落子布局。至2015年,先后有9家世界500強、3家中國500強和29家國內外上市企業的重大項目落戶我縣各大園區,形成明顯的經濟拉動效應。譬如三一帕爾菲格投產當年,即生產特種車輛1350輛,實現應稅銷售3.04億元;巴斯夫和優嘉植物?;は钅吭誦薪鲆荒?,便為沿海經濟開發區創造了12.68億元的應稅銷售總額。

重量級項目的集聚帶來總量的擴張,為提振縣域經濟帶來強勁刺激。但拆分來看,單體項目往往代表著不同的產業方向,并未形成要素資源縱橫貫通的集群效應。對園區而言,走出了這一步,更像是找到了路標或是種子,指引而非決定了未來的成長。真正實現產業項目的同向集聚、鏈式發展,推動如東融入全球產業體系新版圖,顯然還需要一個“2.0版本”。

機器轟鳴,馬達聲聲。歷經一年多時間施工,9月份,由臺灣臺虹科技集團投資1億美元建設的富展科技項目進入工程尾聲。臺虹科技是享譽國際的全球高分子軟性印刷電路板上游材料生產商,與華為、蘋果、OPPO等公司皆有合作。項目建成達產后,可年產3800萬平方米軟性銅箔積層板,年銷售達10億元。在總經理林震的表述里,項目的既定目標,是要躋身全球第一大軟性基板供應商。

這是如東高新區半導體產業園的標志性項目。它標注著園區項目更大的投資體量,也標注著園區產業更堅定的發展方向。半導體是最復雜的制造業,機器精度高、投入強度大,素有“吞金”行業之稱,但“生金”能力極強,平均每一元投入約可帶動百元GDP增長。隨著美、日、韓等國半導體產業進入成熟期,承接產業轉移的中國,半導體市場規模在全球市場占比達60%。在江蘇各地“聞風而動”之時,如東高新區搶灘布局半導體產業園,從設備與材料這一細分領域切入,引入首批約30家入園企業,為園區打造新的鏈式增長極。

今天看來,產業集聚化已經成為園區的共同成長策略,但準確地說,是從產業集聚中分蘗出的專業化取向,真正開辟了園區高質量發展的優勢路徑。在如東高新區,專業化的“區中園、園中園”打造方興未艾,隨著宏微特斯生物科技、獵陣生物科技、安諾醫療科技等40多家企業簽約入駐生命健康產業園,又一新興產業活力被加速激發;在洋口港經濟開發區,新材料產業園近年集聚天洋熱熔膠、福瑞達新材料、臺中化環已酮等重特大項目落戶。以中石油LNG項目為引領,全國最大的LNG樞紐基地呼之欲出;在沿海經濟開發區,深耕多年的醫藥化工板塊憑借完善的產業鏈配套和領先的環境治理水平,已在江蘇沿海奠定舉足輕重的龍頭地位;在如東經濟開發區,海力風電、江蘇海裝、重通葉片等十多家風電裝備制造企業相繼投產,風電設備產業園工業銷售迅速壯大至50億元規模,占到全區規模工業銷售的30%以上……

讓項目聚而能強,產業聚而能變,輻射帶動上下游企業集聚集群,全力構建中高端產業體系。園區所確定的專業化方向,既源于對已有產業的優勢集納,也有賴對未來格局的戰略考量。但統而言之,這種以產業發展為核心,讓園區專業化、特色化、品牌化的發展戰略,不僅避免了同質競爭,走好全縣園區改革發展“一盤棋”,更讓園區在全省乃至整個長三角的產業發展賽道上,更具競爭力。

垂鴻漸之翼——

創新驅動,積蓄“換道超車”強大動能

步入經濟新常態,產業發展新舊動能怎樣轉換,取決于如何回應創新這一時代命題。作為縣域經濟發展的核心載體,近年來,如東各大園區在產業、技術、資本流動等不同維度解放思想,形成了創新鏈與產業鏈、資金鏈、政策鏈相互交織、相互支撐的發展模式,開啟了園區各產業創新發展的“進行時”。

建立以企業為主體、市場為導向、產學研深度融合的技術創新體系,各大園區積極鼓勵引導企業聯合高校院所共建研發平臺、技術中心。如東經濟開發區推進中科院、中關村等大院大所成果轉化促進中心分中心落戶,企業在家門口便可享受科技檢測、查新、鑒定服務;沿海經濟開發區常年與復旦大學、南京大學等知名高校進行產學研合作,園區企業生產的蝕刻液、高端聚酰亞胺薄膜,甚至為中國芯片制造解決了原材料供應問題。這樣的例子固然已不足為奇。令人鼓舞者在于,越過這樣的傳統路徑,園區在驅動創新上表現出了更多的想象力。

不止一家園區敏銳察覺到,從資金、技術等多維度“解渴”中小企業的創新實踐,必須讓創投成為支撐實體經濟發展的重要選項。這種直接融資模式在增加企業凈資產同時降低負債率,有效降低融資成本,恰是創新型企業迫切需要的。在如東高新區,園區正在構建一種根據中小企業生命周期而動態適配的全產業鏈金融服務體系,加快完善天使投資、風險投資、股權融資、上市融資等梯形融資體系建設。區人大工委主任丁曉飛說,無論是初創型企業還是成長期企業,在發展全過程都可獲得與資本市場的對接服務,從而撬動十幾億乃至幾十億元的產出效益。在如東經濟開發區,依托園區自身設立的4億元產業引導基金及縣級產業發展基金,園區內諾德新材料、恒輝安防等多家企業的高新技術產業項目均及時獲得資金注入,獲得了推動創新的基礎動能。

“我們原來在上??登胖圃煸白鑾捌諮蟹?,通過飛地孵化搬到這里?!蹦賢ㄖ僑悄蕓萍加邢薰局饕郵輪悄艿繾蟹?,技術負責人黃金良介紹,得益于一種“離岸孵化”模式,科研成果已在如東快速實現量產。項目在上海做研發,在如東進行產業化,正是如東高新區與上海點金樹創業孵化器共建“孵化基地”的基本設計。給出上海與如東雙重政策優惠,吸引了機器人、芯片設計等國家重點發展領域項目相繼進駐。

讓創新要素在城市之間、園區之間“跨區域”流動。如東經濟開發區與上海浦東祝橋鎮共同成立“浦東祝橋如東工業園”,大力承接上海新技術轉移;沿海經濟開發區與華東師范大學共建新藥創制如東產業化基地;洋口港經濟開發區與上海外高橋集團在國際貿易、總部經濟等領域展開廣泛合作。各園區更與上??拼粗行?、蘇南科創園等以掛鉤、共建等方式實現空間拓展,帶來一大批資金、人才洪流涌動,不斷提升區域創新體系的整體效能。

這類實踐體現了園區創新工具的開放性和前瞻性。不僅為企業提供優質的投資環境,更超前構建“智本”與“資本”雙重疊加的產業“生態圈”。如果把企業比作一粒種子,用地、審批、“五通一平”,固然是創新萌芽的基礎土壤。但事實在于,無論此類工作做到何種水平,都難以收獲創新要素的溢出效應?;毓房?,實現創新接續發展,必定呼喚某些超越性的“增值”服務。正是這些更具調節性能的“陽光”“雨露”,共同構成了滋潤創新種子茁壯成長的歷史性經驗。

在不加入對人體皮膚有害的玻璃纖維情況下,超高分子量聚乙烯纖維產品強度仍能達到同等粗細鋼絲的4倍。鏘尼瑪新材料憑借最新研發成果,在防彈、防切割等安全防護領域異軍突起;把超薄型覆銅板做到0.05毫米級,贏得三星集團、現代汽車、創維、格力等國內外巨頭訂單紛至,諾德新材料在覆銅板領域深耕細作,成為知名廠商背后的“隱形冠軍”;基于DNA甲基化技術進行癌癥前期診斷,診斷試劑達到皮克級檢測下限,靈敏度高于同類產品20倍,敬善生物科技成立5年,已在生命健康領域頭角崢嶸……

今天在園區密集發生的這些創新案例,彰顯著園區發展的韌勁和活力。良好的創業創新生態,讓大批科技領軍型企業、“科技小巨人”企業在園區加速崛起,企業真正走上前臺,成為技術創新的主體與創新驅動的主導者。立足園區的堅實創新陣地,截至今年上半年,全縣高新技術企業數量存量達到137家,近3年來凈增70家;累計認定省民營科技型企業247家;全社會研發經費支出占GDP比重達2.64%,高新技術產業占比升至44%,為縣域經濟高質量發展積蓄起“換道超車”的強大動能。

“發展經驗表明,園區必須依靠創新破難題、趟新路,才能在動能轉換‘爬坡過坎’的緊要關頭,推動實現‘蛙躍式’提升?!畢乜萍季志殖ず縭撬?。我們當然相信并樂于擁抱,在創新驅動下,未來園區展翅騰飛的更多可能。(本文部分資料引自《如東縣工業志》)